| | | 百度

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法国,“黄背心”运动到底会走向何方

2019-11-13 09:23 澎湃新闻
百度 香烟里的焦油、尼古丁影响睾丸雄激素和精子的产生。

  2019-11-13,法国里尔,“黄背心”示威持续进行中。 视觉中国 图新年伊始,在法国持续了一个月的“黄背心”运动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1月5日的抗议活动中,“黄背心”的成员直接打破了巴黎市政府的大门。在激烈程度降低了两周之后,暴力行为再次出现在“黄背心”运动之中。

  马克龙之前通过取消燃油税增长、提高最低工资、号召发放年终福利,加上增加警力维持次序的一系列“大棒加胡萝卜”政策,似乎失去了他所期待的效果。而安定的两周,则变成了民众为了度过西方传统的圣诞节和新年而暂时的修整。如今周末又临,这个周六“黄背心”们是否将再次出现在法国的街头?而所有人心中也都在问一个问题:发展至今,“黄背心”运动到底会走向何方?

  马克龙是否会再次妥协?

  去年12月初,马克龙在总理菲利普宣布推迟燃油税增长的第二天就宣布了彻底取消燃油税的增长。同时所公布的一系列福利措施,被普遍认为是对“黄背心”运动的妥协。

  在增加燃油税一事上,马克龙违反了长期以来法国所有政策颁布之前需要听取民意的惯例,直接宣布了这一政策;在遭到反对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采取足够强硬的措施,这使得在之后的一系列处理方式都相当被动。

  去年12月初的妥协是马克龙不得已而为之,希望在安抚民众情绪的同时,能够换取足够时间的安定状态。一方面得以在没有民众反对声的情况下,为按他的计划继续推进改革赢得时间;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争取时间去除从运动一开始就贴在他身上的“富人总统”的标签。更为重要的是,马克龙希望能够有足够的时间为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做好准备。这些都是为了能够给他更好地执政,提供足够的空间。

  然而,民众却并不买账。“黄背心”运动虽然在圣诞期间安静了下来,但是,在这期间并没有真正停止。在香榭丽舍大街传统的迎新活动中,我们仍然能够看到一群穿着黄背心的身影。而且,随着“黄背心”运动所取得的暂时胜利,各种以此为符号的抗议活动也此起彼伏:警察穿上了执勤的“蓝背心”、教师拿起了批改作业的“红钢笔”,表达他们对工作条件和薪资报酬等方面的不满。

  这一系列的符号都有着惊人相似的共同点:在看到马克龙愿意做出妥协之后,民众似乎看到了改变自己所不满意的工作条件和薪资的希望,在“黄背心”运动的启示下,以自身工作的特殊符号,向政府提出了要求。期待获得同样的妥协。

  但是,马克龙是否会再次妥协呢?笔者认为,可能性虽然不大,但是依旧存在。在新年致辞中,马克龙提出了在2019年将要推进的三大改革,从法国历史来看,任何一项相似的改革都会导致长时期的罢工和示威游行。因此,政府需要在此之前平息一部分民众的怒火,否则,任何一项改革措施都有可能是在“黄背心”运动的基础上火上浇油。

  其次,2019年5月将要进行欧洲议会选举。对于有着“欧洲雄心”,想要让法国重新成为欧洲领头羊、带领欧盟在英国脱欧之后继续前进的马克龙来说,这也是一场不可以输掉的选举。在“黄背心”运动中,马克龙所领导的“共和国前进”运动已经出现意见分歧。虽然马克龙尚能很好地压制住这些分歧,但若不能赢下欧洲议会选举,那他将要面临更大的党内压力。尽管马克龙上台至今,一直以“坚定的改革者”的形象示人,但是面对这一系列压力,恐怕做出暂时的妥协才是最好的选择。

  并且,马克龙做出妥协已经有了一丝预兆。根据法国政府网站所公布的计划,法国将会召开“全国辩论”,现在正征集“选题”,从一月中旬至三月中旬这段时间内,将会对所选出的“选题”进行辩论。这一做法也符合在改革前,历来都由政府引领“社会对话”的惯例。鉴于没有任何政党和工会可以代表“黄背心”,马克龙选择了这样一种全民参与的“社会对话”形式,也是为了抹掉他的“富人总统”的标签。

  从马克龙之前的行为来看,在某些民众意见相当集中且反对声音最大的“选题”,不能排除他做出一定让步、以此换取民众对2019年的三项重大改革措施的支持的可能性。

  “黄背心”无疾而终?

  “黄背心”的无疾而终或许是马克龙最愿意看到的结果。从历来的抗议来看,在没有组织者的情况下,都走上了“政府作出一定让步之后抗议渐渐平息并无疾而终”的道路。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想要让“黄背心”运动无疾而终,似乎并不可能。

  在经历了圣诞和新年假期的短暂平静期之后,“黄背心”运动犹如一辆重新加满汽油的汽车。上周六的行动,恰恰证明了这一点。其根本原因,并不是对于工资的不满,相比于欧元区甚至欧盟其他国家,法国的最低工资已经远高于其他国家;从工作条件上来说,法国也一直在促进各行各业改善员工的工作条件,即便是教师,在2018年的教育改革中,也有推进“小班化”教学,以减少班级人数的内容。

  虽然不能排除部分人群的确在生活上有困难,但购买力下降更多的是民众在习惯了现有的福利和生活之后的主观感觉,情况并不像他们所认为的那么严重。毕竟,作为一个高福利的国家,法国所提供的社会福利,放在整个欧洲也是令人有些眼红的。

  民众所不满意的核心问题,在于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一点,在短期内是无法消除的。并且,当我们看到“黄背心”运动的起源时,不难发现,民众不满的不仅仅是燃油税涨价所造成的生活负担增加,对于他们来说,更难接受的是,航空和轮船这两类柴油消费大户却能够享受到免除燃油税涨价的优惠政策。而这仅仅是法国社会中所存在的各种特权之一。

  法国当前的“黄背心”运动,或许是《论语》中一句话的最好写照:“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

  马克龙还能有所作为吗?

  然而,站在国家的立场上,“黄背心”运动却又是不可接受的。根据法国《国内安全法》和《刑法》的相关规定,“当抗议活动被评估为危害公共安全时,警察有权利制止抗议活动的举行”。

  从“黄背心”运动发展至今,除了圣诞和新年假期这两周稍显平静之外,即使是11月17日第一次抗议活动中所采取的在高速公路上低速行驶甚至停车的行为,也有危害公共安全之嫌。在某种程度上,法国民众不可避免的有着短视之嫌。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国家是不是能够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崛起,并不是他们首要考虑的内容,当他们看到自己并不丰足的钱包和信用卡账单时,所要考虑的是如何生活下去。不论是法国哪个政党,都无法调和民众关切自身利益的短视和国家试图再次崛起之间的矛盾。而这种矛盾,在“黄背心”运动中得以了体现。

  从马克龙执政至今所有进行的改革来看,其目的都是一致的,即恢复法国在二战之后“辉煌三十年”的荣耀,改变法国长期以来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企,企业竞争力不足等一系列问题。这一系列改革措施颇有一些“疗沉疴用猛药,治乱世需重典”的态势。

  然而,法国本身的民主制度却给了马克龙以沉重的枷锁。在短短五年的任期之内,他面对的不仅是法国的“沉疴”,还有民众既想要立刻改变当前现状却又不愿既得利益受损的期待。一旦他的改革动了民众的“蛋糕”,最直接的影响将体现在他任内大大小小的各种选举上。

  在面对民众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时,作为国家领导人,马克龙首先要考虑的必然是国家利益。然而,面对法国的各种不同的选举,作为政党领导人的马克龙又不得不顾及其政党在选举中的成绩。在这样的种种矛盾之中,马克龙似乎很难有所作为。然而,马克龙依然在努力,“全国辩论”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是否能走出这样的困局?又会有哪些措施让他能够破局?一切还需要时间带给我们答案。

责编:蒋莉蓉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