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百度

外逃嫌犯生存有多“惨”?这些细节首次透露

2019-08-20 14:46 央视新闻
百度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璐晶︱北京报道编辑:牛绮思(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7、8期)26年如一日,北京东方园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坚守着最初创业的初心,生态兴则文明兴。

  在国内正风肃纪、反腐惩贪的同时,海外追逃追赃是反腐败工作的另一个重要战场。

  2014年以来, “天网行动”连续开展,中国向全球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截至2018年12月,共从12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5000多名,其中“百名红通人员”56人,追回赃款100多亿元。

  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联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摄制,反映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五集纪实专题片《红色通缉》首次揭秘海外追逃故事,1月10日播出第一集《引领》,讲述了“百名红通人员”杨秀珠、闫永明、许超凡如何归案。

  “红通1号”杨秀珠: 在中餐馆帮工,海外逃亡太苦了!

  杨秀珠

  在“百名红通人员”中名列榜首;浙江省建设厅原副厅长,涉嫌在土地开发、项目推进、建筑面积增加、配套费减免等事项上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同时涉嫌贪污公款,案发后于2003年4月出逃,历时13年7个月,先后逃亡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国、荷兰、意大利、加拿大和美国,最终于2019-08-20回国投案。

  曾经声称“死也要死在美国”,杨秀珠为何最终会回国投案?面对电视镜头的采访,杨秀珠说这是自己反复考量后的选择。

  杨秀珠

  在外面,这个苦楚,你们在国内的是领受不了的,我们在外面是知道的。逃亡的人抓紧回来,没有必要了。反正一个事情,该认的罪就认。

  荷兰,是杨秀珠滞留时间最长的国家。但她自己回忆在荷兰的生活,逍遥法外的日子其实也并不逍遥。过去身为领导干部的她,曾经在中餐馆去做帮工。

  杨秀珠

  孤独感很厉害。倒啤酒,端端碗这都有的。要不然我一个老太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因为荷兰我没有亲戚,给他们帮帮忙,跟他们多讲几句温州话,多讲几句中国话,就是这个意思。

  2014年,由于预感到即将被荷兰遣返,杨秀珠铤而走险,在关系人的帮助下,她持一本假护照,故意设计了极其复杂的逃亡路线,先到法国,再到意大利,再到加拿大,最终到了美国。为了躲避追查,杨秀珠逃亡的最后一程是选择乘坐火车,从加拿大多伦多到美国纽约。她自认为无人察觉,还让亲属故意放出她还在荷兰的风声。她并不知道,她在逃亡途中,追逃工作组也在紧张地展开调查。她到达纽约时,工作组也已经查清了她的去向。中方迅速向美方提请司法协助,杨秀珠在美国被拘捕。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国际合作局副局长 蔡为

  她在美国没有过几天好日子,待了四十多天,就被美国抓起来了,然后一直在监狱里面。

  杨秀珠聘请律师上诉,向美国申请避难。然而,随着中国海外追逃力度的加大,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杨秀珠渐渐意识到,想逃脱法律制裁看起来是不可能的。

  杨秀珠

  差不多两年了……我吃不消了。我正式提出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国了。

  2016年,杨秀珠放弃申请避难,她投案自首回到中国,经审判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追缴贪污、受贿所得人民币2640万元。

  闫永明:外逃新西兰曾一掷千金,最终寸步难行

  闫永明

 

  “百名红通人员”第5号,吉林通化金马药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涉嫌侵占公司资金约1.8亿元人民币。2001年11月,闫永明化名“刘阳”潜逃,先前往澳大利亚,随后以虚假身份取得新西兰国籍。2016年11月,潜逃海外15年的闫永明回国自首。

 

  以虚假身份取得新西兰国籍后,拥有了合法身份让闫永明感觉很安全,他在新西兰继续经商,生活堪称高调。

  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 常宁

  他用了很多的名字。这是他在奥克兰皇后大道的公寓楼,他在公寓楼的顶层,一层都是他的。

  2005年中国就与新西兰开展司法合作,提供了闫永明是以虚假身份入籍新西兰的证据,请求进行非法移民遣返,但诉讼持续到2012年,当地法院判决闫永明的新西兰身份有效,这意味着遣返这条路被堵死。

  遣返的路走不通,中方转换思路,提供证据证明闫永明带到新西兰的钱是违法所得,推动新西兰以洗钱罪起诉闫永明。中方扎实的证据得到了认可,2014年,新西兰警方向法院申请,向闫永明发出了全球资产冻结令。只能靠有限生活费度日,这让习惯了富豪生活的闫永明感到相当难受。而“百名红通”的公布也让他的真实身份、犯罪历史都公开曝光,置于舆论和公众的审视之下。

2015年,新西兰方面正式起诉闫永明涉嫌洗钱罪,一旦法院判决罪名成立,他的资产将被全部没收。

  公安部经侦局工作人员 常宁

  他说我把钱拿回去,你要撤销我的红通。我们很坚定,很坚决地跟他说,只有回去才是唯一的出路。

  2016年,追逃工作组三次应闫永明请求前往新西兰,每次都和他密集进行多场对话。追逃工作组给了闫永明最后期限,一旦过了期限终止对话,他将失去自首从宽的机会。当年11月,潜逃海外15年的闫永明终于回国自首,在中国土地上接受法律审判。审判之后按照中新双方商定程序,中方将闫永明再次送回新西兰,继续接受新西兰法律审判。

  新西兰法庭最终判决闫永明洗钱罪成立,他的资产被全部没收,并缴纳巨额罚金,折合人民币总共两个多亿,其中1.3亿赃款被返还中国。加上此前通过不同方式缴纳的违法所得和罚金,中国共计追回赃款人民币2.82亿元。

  许超 凡:外逃17年,不是颠沛流离就是蹲美国监狱

  

  许超凡

 

  中国银行广东省开平支行前任行长,2001年10月外逃。当时和他一同外逃的,还有接任他的两任行长:余振东和许国俊。三任行长相互勾结掩护,贪污挪用4.85亿美元。之后,一同先逃到中国香港,再飞往加拿大,最终到了美国。

 

  外逃美国,是他们早就精心铺好的后路,在此之前,他们已通过假离婚等手段,把妻子儿女都转移到了美国。在他们看来,中美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之前也没有听说过有人从美国被抓回来,他们认为逃往美国是最安全的。

  司法部国际合作局副局长 张晓鸣

  没有引渡条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中美之间没有合作的空间。开平案件发案的时候,2001年3月,中国与美国关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正式生效。

  这是中美有史以来第一个司法合作协定,开平支行案也就此成为协定生效后两国执法合作第一案。中方迅速依据协定向美国提请协助,使得许超凡等人相关账户迅速被冻结。美国司法部在全国发出通缉令,三家人只能分头踏上逃亡之路。

  许超凡

  都是在不断地逃亡之中,待一段时间,然后就觉得这个地方不行,很危险。要再到一个地方,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还是觉得心里面不踏实,然后再到其它地方去。

 

 

  在许超凡逃亡三年后,2004年10月,美国警方终于在俄克拉荷马州一个小镇将他拘捕。他被捕前一个月,许国俊在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被捕,余振东则更早就已经落网。由于他们的行为严重触犯了美国法律,美国要对他们起诉并判刑。

  在没有引渡条约的情况下,中美经过反复磋商形成了一个双方认可的方案:如果他们主动认罪并同意立即返回中国,将在双方法律框架内获得从轻判决;而如果不同意立即遣返,他们在美国犯下的也是重罪,将在美国受审并服刑。余振东选择了回国,在服刑12年之后如今已经重获自由。

  而许超凡、许国俊则拒绝遣返,选择在美国受审。2015年9月,许超凡的妻子邝婉芳在美国服刑期满后,立即被强制遣返回中国。这对于本来寄希望刑满后留在美国的许超凡,无异于一记重击。2016年,他通过律师表示希望再次和中方工作组见面,有意接受遣返。

  2018年7月,许超凡最终回国自首。开平支行案目前已经追回赃款20多亿元人民币,3名嫌疑人中只有许国俊仍在美国羁押,中方将继续和美方合作将其遣返回国。

责编:刘倩
分享:

推荐阅读

百度